欢迎访问ca88自治区总工会
更多封面
首页 > 职工天地 > 文苑漫步

又见玉兰花

发布时间:2019-03-25
      宿舍前,有三株颜色不同的玉兰树。日日推窗可见,相看两不厌。

  我刚到单位时,她那时的树高,仅在食堂的房檐之下,如今已是八个年头过去了,她早已不知不觉地窜出房檐,尽意地向高远的蓝天舒展。

  这些天,又是冬雨连绵,湿冷阴霾的天气,多少有点给人徒添莫名烦躁。周末回单位,只见两天不见的玉兰花,似乎丝毫没有受过寒雨的侵虐,树枝的顶端已陆续冒出白色的小绒点,看上去白白柔柔的,像是在树枝上粘着蓬松松的棉球。在冬雨寒风中摇曳,迎合春讯。几十只麻雀栖息在玉兰树的高枝上,欢快地蹿上蹿下,叽叽喳喳地对鸣着。看到此景,心情也明朗了许多。

  玉兰花虽没有名花的尊位,但不乏有高雅的气质,高洁的美。以前没有与她真正的接近过,只是偶尔在路过看到她开花的时候,觉得好看。并不知道她在花期之前,漫长孕育,开花的整个过程。


  玉兰花从入冬开始,就开始孕育花苞。花苞成长的过程有些长,要经历整个冬天。开始时,在枝丫的顶端,冒出一个深碣色的小点,过些天,这小点便长成似没有开封的,小小的毛笔尖,外面裹着一圈光亮而平贴的绒毛花苞。花苞在冬日寒风的飘摇中,日渐膨胀。在临近春天的时候,花苞就长成了似中号毛笔般粗的笔尖了。那鼓鼓的腹部,看上去是硬硬的,似乎里面全是蓄满了冰霜。只待春光春日来临时,她就把饱受了一个冬天的寒冷,恣意绽放成洁白,馨香,高雅的花朵。

  在孕育中的花苞,不畏严寒恶雨,静默成长。有一年特别寒冷,零下十来度,许多花草树木都没能捱过那个冬天。那时,我把室外花搬到室内时,也曾替她担忧,不知她能否经得起隆冬的考验。谁知她傲对冰霜风雪,凌寒霜冻的严逼丝毫不影响她坚强地成长,花苞在寒风中依然保持清新,饱满挺立。从此,我也对她刮目相看。

  三株玉兰花,两株是开白色花,一株是深紫红色。三株玉兰花虽是同品种,但却不是同时开花。开花最早的是靠食堂窗前的那株白色玉兰,其次是靠食堂大门口的深紫色的那株,再是离我窗前近些的那株树相对小些的白色玉兰。也是正是它们花开不同时,莫大地满足了我赏花的时间,此花开过还有此花!

  玉兰花开时无叶,等花谢后才长叶。初开的玉兰花,形似兰花如五指并拢大小,清泠地立在枝头,随风日益突飞猛长。到花开鼎盛时,花朵就大如绣球,直冲天际,花瓣厚实如瓢,洁白如白玉。那沁心浓郁的馨香,随风飘散,弥满整个大院,也溢进了我的小宿舍。紫红色的玉兰,花色则是显得深沉且雍容华贵,艳而不矫,亮目养心。不管是白玉兰还是紫玉兰,都是一种脱俗清雅的美。那段时间,我整天在春风阵阵送香中,工作,看书,写字,幸福地枕着花香入睡。

  自然的美,我想不光是只能吸引人类。那玉兰花开时,花树下,整天蜂嗡蝶舞,众鸟在此聚集而栖,对鸣欢语。深记得曾有一景入心,至今难忘。前年的这时,瓦蓝无云的天空下,繁花锦簇的玉兰花随风飐动,清香四溢撩人心弦。站立窗前发懵间,花丛中突然跃入了一对白头翁,它们旁若无人般地相互亲吻,时而上下追逐,时而相互耳鬓厮磨,我的心神全被他们的萌态掳走了。在看它们恩爱呢喃了好久之后,才想起要拿起手机拍照,可当我拿起手机,对着它们的时候,它们却相随地飞走了。

  月夜下的玉兰是最唯美清雅。皓月星空,蟹青色的夜空下,玉兰迎头相映,花香氤氲,春风和暖酥心。此时,我会关掉灯,一整夜地坐在窗前,静静地看月光慢慢地从我房间的墙上流到地上,再洇漫了半个房间。把玉兰花的影子写真在我身上,脚边。我看着这些影子,闻着真切的花香,感觉自己也似这其中的一缕清香,游离在这虚实飘忽的景象中。忘乎左右,忘乎其中,这种感觉实在是好。

  有幸陋室前有玉兰相映,玉兰如友,如茶,淡然相伴,情融于心,相望亦愔然。(文/卢超明 图/盛利者